残疾孩子教育权如何保障?
发布时间:2017-03-21    来源:中国政府网
  “《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以下简称提升计划)实施以来,我们在全国范围内提升了特殊教育的普及水平、保障能力和教育教学质量。”在民进中央前不久举行的特殊教育专题研讨会上,教育部相关负责人透露,提升计划将于今年年底结束,教育部正会同有关方面研究制订第二期提升计划。
  目前,我国特殊教育还有哪些难题需要解决,还需完善哪些方面,才能保障残疾人接受良好教育的权利?
  特教专项经费应向中西部倾斜
  提升计划实施期间,全国以区、县为单位,对适龄残疾人进行了实名登记,对残疾孩子接受义务教育“全覆盖、零拒绝”,通过随班就读、特教学校就读和送教上门等方式为这些孩子提供义务教育。教育部今年7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全国特殊教育在校生有44.22万人,比提升计划实施前增加7.42万人,两年间增长了20%。
  “这几年特殊教育实现了快速发展,剩下还没上学的要么是残疾特别重、出不了门的,要么就是居住地特别偏远的。”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巡视员李天顺说,特殊教育已经遇到了需要攻坚的群体,比如四川一个偏远山区县,平均每40平方公里有一个残障孩子,由于居住分散,他们的入学问题解决起来比较困难。
  全国残疾人基本服务状况和需求专项调查发现,未入学残疾儿童84%是农村户口,79%在中西部地区。中国残联教育就业部副主任李东梅说,大量未入学残疾儿童集中在中西部地区,他们没有入学的原因主要是没有特教资源、残疾程度比较重或者家庭经济比较困难,此外还有一些家长不愿意让孩子接受教育。
  目前,我国已基本实现了30万人口以上的县独立设置一所特殊教育学校的目标。李天顺说,全国还有近600个人口不到30万的县没有特教学校,特殊教育中心的建设也相对滞后,专业教师缺乏使得对残疾人随班就读开展指导也困难重重。
  中国残联副主席王新宪说,特殊教育的“硬骨头”在西部、在农村,中央和省级设立的特教专项经费应向中西部倾斜,改善特教办学条件,突出特教特办,扩大残疾学生补助范围、增加补助项目、提高补助水平。
  为特殊教育提供更好师资保障
  甘肃某地新建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当地教育部门从普通学校抽调了十几名教师,平均年龄55岁,全部没有特殊教育专业知识。北京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研究所教授顾定倩说:“特殊教育专业教师数量不足,教师准备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学校新建改扩建的速度。”
  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辽宁大连要求对3~18岁的残疾儿童入学“零拒绝”,他们很多残疾程度较深,需要一对一个别化训练。据测算,要较好完成任务,师生比至少要达到1:2.5甚至1:2。然而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大连市特殊教育师生比为1:5,缺口巨大。由于师资不足,送教上门、一般就读指导、自闭症训练等服务的次数和时间都比较少,教育缺乏持续性,效果欠佳。
  记者了解到,特教教师薪酬偏低、职业倦怠、上升空间狭窄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导致优秀师资流失,这已成为制约特殊教育发展的一个瓶颈。江苏省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教科研处主任张晓梅说,特教教师的职称评定参照普教教师标准,忽略了特殊教育的特殊性。她建议,根据特教特征,制定职称评审细则,职称评审的人数也要单独计列。她还建议提高特教津贴标准,提高特教教师的待遇,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从事特殊教育。
  不仅如此,顾定倩说,我国有1300多万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师,其中仅有20%到30%在职前接受过特殊教育课程培训,很多老师在面对随班就读的残疾学生时,在知识、观念、技能方面都准备不足,亟须专门培训。
  推动特殊教育向非义务教育阶段延伸
  “在特殊教育领域,学前教育的投入是‘性价比’最高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说,大量研究显示,尽早对残疾幼儿进行干预,可以提高特殊教育的效益,降低社会经济成本。然而,目前能为残疾儿童提供学前教育的机构严重匮乏,普通学前教育机构又缺少接纳残疾儿童的师资力量和设施,残疾幼儿入园难题凸显。
  李东梅说,按照提升计划的要求,各地都在积极开展残疾儿童的学前教育,但总体来看,我国残疾儿童学前教育刚刚起步,幼儿的入园率比较低,在贫困地区还基本处于空白状态。
  刘焱认为,应将免费特殊教育端口前移,设立学前特殊教育专项行动计划;鼓励有条件的地区设置特殊教育幼儿园,建设面向社区的特殊儿童资源教室,并对残疾幼儿家长进行指导;支持有条件的公办普通幼儿园接收残疾幼儿随班就读,配备数量适宜、受过特殊教育培训的教师。
  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院长、特殊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庄树范指出,我国高等特殊教育还停留在本科教育层次,目前仅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可培养针灸推拿学硕士,无法满足优秀残障毕业生继续求学深造的愿望,导致高端研究人才流失。
  即便是本科教育,很多高校也缺乏支持保障体系,一些高校还出现过拒收残疾学生的现象。李东梅说,残疾人需要专门适配的教材、教具等,多数高校还没有这方面的准备和投入,应该尽快建立起保障残疾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支持体系。(记者 周洪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