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教育那些必须正视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6-12-21    来源:光明网
  特殊教育是促进残疾人全面发展、帮助残疾人更好融入社会的基本途径,关系教育现代化的推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彰显,也关系脱贫攻坚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特殊教育事业,统筹规划,系统推进,特殊教育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特殊教育,在国际上是指为了满足特殊需要儿童学习的需要而提供的教育。其对象按照不同种类特殊儿童可分为盲童教育、聋童教育、智力落后儿童教育、超常儿童教育、言语障碍儿童教育、情绪和行为障碍儿童教育,多重残疾儿童教育等。在我国,目前则专指为视力、听力、智力以及孤独症、脑瘫和多重残疾等少年儿童实施的教育。
  特殊教育那些必须正视的问题
  2016年5月26日,广东省惠州市特殊学校盲童班—启明部四年级的学生,正在以他们非常喜欢的游戏形式上音乐课。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大规模的特殊教育学校建设规划项目正在实施
  为了更好地推进我国特殊教育事业的发展,全国政协和各民主党派多次组织专题调研。在调研中,从各级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到特殊教育的师生,都高度评价近年来国家对于特殊教育事业的重视与投入。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将特殊教育列为八大教育改革发展任务之一。2014年,教育部等部委共同制定的《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正式出台。2016年,国家“十三五”规划再次强调要“办好特殊教育”。各级财政加大了对于特殊教育的投入力度,2011年到2014年,全国特殊教育经费总投入从76.1亿元增至95.9亿元,年均增长近8%。中央财政由提升计划前的每年5500万元提高到每年4.1亿元。国家特教学校建设二期投入24.42亿元,支持了61个高等师范学院特教专业、高等特教学院和特殊教育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基础设施建设。特殊教育的规模也进一步扩大。目前,共有特殊教育学校2053所,在校生44.22万人,比提升计划实施前增加了7.42万人,增长率达20%。国培计划每年对2000名特教教师和150名特教校长进行培训。
  在调研中我们欣慰地看到:各地启动了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特殊教育学校建设规划项目,特教学校数量明显增加,特教机构少、破、旧、陋等状况明显改善。初步形成了以随班就读为主体、以特教学校为骨干、以送教上门为补充的特殊教育基本格局。我们也看到了特教事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新局面,积累了不少好的做法和经验。据统计,2015年全国特殊教育学校专任教师5.03万人,比2010年增加了1.06万人,增长26.7%,其中陕西增长了50%。教育部还设立了37个国家特殊教育改革实验区,重点对融合教育、医教结合、送教上门等重大问题进行探索。
  特殊教育那些必须正视的问题特殊教育那些必须正视的问题
  我国特殊教育仍处于落后水平
  在充分肯定近年来特殊教育发展的成绩的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我国特殊教育仍然比较落后,与经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在调研中我们也发现了不少短板与问题。
  特殊教育区域发展不平衡
  全国仍有589个30万人口以下的县没有特教学校,这些县多属于“老少边穷”地区。据国务院残疾人工作委员会组织的全国残疾人基本服务和需求专项调查显示,全国仍然有24万适龄未入学的残疾儿童少年,其中80%以上分布在中西部农村地区。相比盲、聋残疾儿童少年,孤独症、脑瘫、重度和多重残疾儿童少年教育难度更大、费用更高、接受教育人数更少。据全国残联统计,全国尚有284万15至50岁的残疾青壮年文盲。
  特殊教育在学前、高中阶段发展严重滞后
  虽然残疾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比例达到了90%,但在幼儿园和高中阶段严重滞后。在贫困地区,残疾幼儿入园率基本为空白。盲、聋初中毕业生升入高中阶段的比例仅为15%左右,残疾人职业教育发展相对缓慢,布局不合理、办学规模小、专业设置窄,让每个受教育的残疾人有一技之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在某省调研发现,特殊教育的高中阶段在校生只有169人,占适龄学生的3%。
  特殊教育师资队伍相对薄弱
  特殊教育的教师队伍数量严重不足,质量有待提高。大多数特教教师是从普通教师转岗而来,第一学历为特教专业的仅占30%。男性教师比例偏少。职后培训覆盖面小,且缺乏系统性和针对性。开展随班就读的普通学校普遍缺乏专门的资源教师,无法满足残疾学生的特殊需求。职称评审没有专门通道,残疾人取得教师资格证书非常困难,如许多肢体残疾的大学生无法取得教师资格证书,聋人教师无法通过普通话考试等。特教津贴标准已59年没变,仍为1956年规定的基本工资的15%,基数小、比例低,平均每月为200元左右,已很难发挥激励作用。同时,特教津贴退休以后不再享受,高等特殊教育的教师也不享受,不利于调动特殊教育教师的工作积极性。教师的培训机会少,学历偏低情况也比较普遍。如我们调查的某省,特殊教育的专任教师1463人,受过专业培训的只有693人,占47%,不到教师总数的一半。该省特殊教育的教师本科学历仅占比69.6%,而且许多是在职进修的学历。
  特殊教育经费投入总量不足
  特殊教育经费投入总量不足,特教资源仍待丰富。据保守的估计,全国仍有近600个县尚无特殊教育资源中心。一些资源中心和特教学校的校舍和活动场所不足,教育教学设施设备缺乏或需要更新。部分接纳残疾学生随班就读的普通学校没有资源教室,个别建有资源教室的学校未能对其进行有效运行和管理。绝大多数随班就读学校没有专业指导教师,随班就读一定程度上成为“随班就坐”“随班就混”。
  高等特殊教育事业发展无法满足实际需要。我国高等特殊教育起步较晚,规模较小。如我们在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调研时发现,该学院作为第一所高等特殊教育学院创办于1987年,29年的时间只培养了3011名大学毕业生,平均每年100多人。现在每年招生人数也只有200人左右。同时,我国特殊教育的大学后教育水平与层次也比较低,目前只有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获得了唯一的一个针灸推拿学(视障)硕士学位授予权。许多残障学生继续深造无门。所以,应该尽快提升我国高等特殊教育层次,建立从专科、本科到硕士、博士的完整的高等特殊教育体系。从国外特殊教育的经验看,特殊教育队伍中,拥有博士学位和硕士学位的教师比例远远高于普通教育。
  特殊教育管理体制有待进一步理顺
  如按照办学层次,高等特殊教育应该属于高等教育范畴,但是在教育部,高等特殊教育却不是归口高等教育司管理,而是在基础教育二司,这样就容易按照基础教育的思路管理高等教育,在人才培养的目标定位、办学模式、教学内容等方面难以按照高等教育的规律开展。
  医教结合步伐缓慢
  医教结合不能够适应现代特殊教育发展需要。据各地对基础教育段特殊学生的筛查,自闭症患儿越来越多,已超越盲生数量,医疗系统的统计数据更多。自闭症康复训练专业化程度要求又非常高,国内的此类特殊教育师资十分紧缺,远远满足不了现实特殊教育的需求。
  手语盲文规范与推广工作进展迟缓
  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出台通用手语和通用盲文的国家标准,不同地区使用不同手语,与国际手语也无法有效对接,先行盲文和双拼盲文同时共存,增加了聋人、盲人沟通和学习的困难,也限制了盲聋人的国际交流。在调研中有教师反映,美国明尼苏达州圣克劳德大学希望在中国找一名通晓英语汉语手语都懂的人,非常困难。
  最近几年,是我国特殊教育发展最快的时期,所有的问题和困难,都是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与困难。我们相信,在“十三五”期间,随着国家的扶贫攻坚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的推进,特殊教育会得到更多的重视更多的关爱,特殊教育会有新的跨越式的发展。(本报告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全国政协教科文卫委员会、联络局的大力支持,吸收了全国政协特殊教育专题调研组各位领导和专家的部分意见与建议,参阅了教育部、全国残联等部门的相关文献,得到了民进中央领导和参政议政部的帮助,特此致谢!作者系民进中央副主席  朱永新)